我,一個詞窮的美食編輯

    12-30更新人看過

      原標題:我,一個詞窮的美食編輯

      “串串中的愛馬仕,缽缽雞中的LV”“這塊肉,簡直入口即化,肥而不膩”“全XX最好吃的沒有之一”“好美味好delicious”

      “鮮嫩多汁,外酥里嫩

      “鮮甜、Q彈、趕口…..”

      “把隔壁小孩都饞哭了”

      是不是很熟悉?曾經想象中的美食編輯應該是這樣:對美食形容極其精妙,會從內心通感到他形容的食物。

      比如《人生一串》中解說詞烤豬眼:心急你可吃不了熱眼睛,眼球里的湯汁容易燙嘴,如果你跟它對視十分鐘,那入口的感覺就會剛剛好

      比如我很愛的故園風雨前,她寫土豆:土豆的美味在質感…….舌頭負責攪拌,從左邊搬運到右邊,從下邊倒騰上去,發出粗鄙的咩咩聲。舌頭累,但被瓷實的流沙和稠糯的黏液安撫,舌頭值。

      比如汪曾祺寫回鍋油條也很妙:回鍋油條極酥脆,嚼之真可聲動十里人。

      然而,現實是大部分美食編輯寫稿時,真的是榨干所有的詞匯對食物都無法有更多的形容,所以才會經常看到“入口即化、軟嫩彈牙”。

      
    (粗口已打碼)

      實在寫不出來怎辦?像我一般就硬尬,也有人用《甄嬛傳》和《情深深雨蒙蒙》來找靈感。<

      很早之前大榜做過一個系列選題,主要寫成都最好吃的8條魚、8只雞、8只鴨,當我們每個人寫到第三只的時候形容詞就已全部耗盡了,所以彭主任說他會反復用“吃起來不柴”,雞鴨魚肉都能通用。因為確實找不到更精準的形容詞了。每個美食編輯都有自己的常用詞,比如飯醉團伙的音子說自己的壞習慣就是最愛用“香氣”和“恰到好處”。

      我的壞習慣是最愛用“豐腴”,米啊,肉啊,連兒菜在我眼里都很豐腴。鐵皮鴨說,他最愛用“薄如蟬翼”,“化渣”,我問厚的時候咋個形容,她說,厚怎么能體現技術呢?

      還記得電臺的飛哥最愛說的詞是“哎呀耙嚕嚕的油花花兒還在閃”,還有“之嫩氣、之巴適”《吃八方》的蘭妹兒最愛用的詞是“麻辣XUAN香”美食編輯在普通人眼里確實是:“哇,這個看起來好好吃”“哇,你每天能吃這么多好吃的好幸福啊”“沒事出去吃吃飯拍拍照,回來寫寫搞錢就到賬了”。

      其實,很多時候美食編輯吃到的每一口不都是美食。

      美麗愛五花說她最痛苦是永遠吃的不上熱乎的。永遠都是要手機先吃,相機先吃,各種角度各種拍,滿滿一大桌子各種拍,拍完以后基本上已經過了最佳入口時間了,還能咋辦,湊合著吃咯。

      音子對美食是真的熱愛,工資大部分都用在了吃上,看地圖覺得好多地名都好好吃。但是依然很痛苦,她把這個工作看得很透:吃東西只是工作的5%,這5%里面可能只有1%是非常好吃的,然后工作的其他部分,都和所有工作一樣痛苦。

      確實是這樣,當你去一家瘋狂排隊的知名飲品,在2個小時內,嘗完它所有的面包飲料,那個時候你只想打干嘔,沒有任何別發想法。

      當你一周吃了四五頓火鍋,每家的牛肉毛肚都差不多時,那個時候天天都都想喝稀飯。

      美食編輯里也分挑剔的和不挑的,對于不挑的,有一位朋友發了一個很精妙的詞“潲水嘴”,這個詞真的是穩準狠了。

      這樣的編輯最大的苦惱就是覺得什么都好吃

      因為擁有這樣一只點兒都不挑剔的舌頭,導致每一篇探店的文章都是一陣亂夸(收沒收錢都一樣)。

      當然也有挑剔的很懂吃的編輯,他們的苦惱是:

      如果是專門做美食公眾號,要生存,被逼得沒辦法了怎么辦?某良心公號編輯就想出了這種辦法:1.當你覺得不好吃,但是老板自我感覺很棒,又不能夸張事實欺騙讀者,回去只有說:嗯,這家店很干凈哦性價比還不錯哦。或者編個故事。

      2.更純粹的會悄悄給粉絲私信,讓他們千萬不要去!要不就放一些信號彈,老粉絲就會懂得起。

      所以,美食編輯的崩潰真不是發胖那么簡單!

×
×
×
捕鱼达人千炮版官网 刮刮乐中奖技巧 熊猫互娱棋牌 专家免费推荐股票 7k7k小游戏麻将 最新信誉手机棋牌游戏 股票k线图分析 福彩开奖结果查询 3d 广东麻将初学图解 网赌id控制玩家图 富贵乐园安卓手机版下载